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在非洲不少国家,判定少女是否成年,不是根据其年龄,而是看其是否举行过割礼。非洲五十多个国家中有三十多个国家在不同范围内实行割礼,其中,索马里、苏丹、肯尼亚等国家,割礼普遍存在。“你小子是没割礼的女人生的。”这句骂人的话是索马里人骂人中最为恶毒的。割礼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,没有经受过割礼的索马里女孩,都会很期待这个标志着自己成年的割礼仪式,但残忍的割礼却给女性带来终身的痛苦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非洲

华莉丝·迪里出生在索马里一个普通的游牧家庭,凭借坚强的意志,一步步从贫瘠的沙漠走向国际大舞台,从一个普通的牧羊女蜕变成国际超模。然而,在模特行业大红大紫时她却退出T台,转身投入到反割礼运动中,成为废除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驻联合国大使。传记作家陈亚红长期关注华莉丝·迪里的传奇经历、奋斗故事以及逆袭之路,她最近出版的《非洲之花》这本人物传记包括“不同的人生,别样的精彩”等六章,讲述了华莉丝·迪里在苦难中逆风飞扬的传奇经历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索马里牛市

命运给了华莉丝一把烂牌,但她并没有屈服于命运的安排,而是用自己的勇敢、坚强、乐观、不屈的抗争重新洗牌,最后终于打出了一把漂亮的好牌。五岁时,华莉丝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割礼。五岁,正是孩子上幼儿园的年龄,但是华莉丝却要接受惨无人道的割礼,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索马里女孩

事实上,华莉丝起初对割礼是充满了期待与好奇的。因为她在母亲的灌输下,小小年纪就明白了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,那就是“每个索马里女人都要接受割礼”,她觉得自己应该成为妈妈的骄傲,要勇敢接受这一切。此外,华莉丝的父亲有个朋友常常和华莉丝家一起迁徙,那家有个十几岁的儿子叫贾马,长得高大英俊,华莉丝很喜欢他,有空时常跑到他家附近,而贾马对华莉丝总是不理不睬。贾马的父亲是个粗暴的人,每次看到华莉丝,都会一脸嫌弃地说:“你这肮脏的小丫头,快回去,割礼都没做过,不要来看我家贾马。”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华莉丝

华莉丝认定,贾马和他父亲不喜欢她,是因为她没有割礼。为了让贾马喜欢自己,华莉丝迫不及待地想做割礼手术。她再次央求母亲“妈妈,你把那吉卜赛女人找来,早点给我行礼吧。”华莉丝央求母亲没几天,专门进行割礼的吉卜赛女人在他们牧区出现了,于是,割礼的日子很快就定了下来。在头天晚上,华莉丝得到了比别人多的食物。母亲嘱咐她少喝水和牛奶,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,但华莉丝还是照做了。想到自己过了今晚就要成为成年人,虽然忐忑不安,却也有着难以抑制的喜悦,这是每个索马里女孩成长中必须跨越的一步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索马里孩子

华莉丝进行割礼的详细过程我们就不再赘述了。关于割礼后的结果,我们不妨来看一下作者的描述:等华莉丝再次醒来时,吉卜赛女人已经不在了。有人把她从石头上抬下来,她靠着石头躺着,两条腿被布条绑着捆在一起,无法动弹。她虚弱地朝四周看看,没看到母亲的身影。她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,朝刚刚躺过的大石头看去,那个屠宰过自己的地方,殷红的血渗进了石头,从她身上割下来的外阴,静静地躺在上面,被阳光炙烤着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索马里牧羊女

十二岁时,为了获得五头骆驼的聘礼,父亲要她嫁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。华莉丝在与母亲商量后,穿过沙漠历尽艰辛来到摩加迪沙,在姨妈家当免费保姆。十四岁时,华莉丝跟随当索马里大使的另一个姨父来到伦敦做女仆。后来,华莉丝留在伦敦麦当劳餐厅打工,有幸遇上戴安娜王妃的御用摄影师特伦斯·多诺万。从此,华莉丝开启了自己的模特生涯,最终成为模特界的新宠。可以说哪里有秀场,哪里就有她的身影,从伦敦横扫巴黎、米兰、纽约各大时装周。20世纪90年代,她成了T台上最耀眼的一颗“黑珍珠”!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华莉丝

没有比人更高的山,也没有比脚更长的路。这个索马里的牧羊女,原本注定会像其母亲一样,在非洲过着原始的生活。然而华莉丝却敢于挑战命运,最终成为改变命运的非洲杰出女性。这一切难道是天意吗?其实,更多的是源于华莉丝的努力,譬如她年幼时孤身穿越沙漠,就可谓九死一生。

她从家里出来时,除了带着一块围巾,并没有带牛奶、食物和水。她光脚奔跑在沙漠中,她不知道摩加迪沙在哪个方向,只是在夜色中拼命地奔跑,拼命地奔跑。摔倒了,站起来继续;被石子硌痛了,她就咬咬牙;很多次踩到树根,最怕蛇的她以为是踩到了蛇,惊得跳起来。可是她必须往前跑,如果不小心被父亲抓回去,她就得嫁给那个老头,一辈子在沙漠里放牧。华莉丝跑得筋疲力尽,在无边无际的沙漠里,奔跑的她渺小得就像一粒飘动的尘埃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撒哈拉沙漠

她又饥又渴,实在跑不动了,于是放慢脚步,改跑为走。这时,她在风中隐隐捕捉到一个声音:“华莉丝……华莉丝……”她以为是幻觉,停下来认真倾听,那声音再次传来,这次她听清楚了,原来是父亲的声音。循着声音望去,她看到父亲顺着她来时的路,疾奔而来。这一惊非同小可,华莉丝打起精神,像羚羊一样继续朝前奔跑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索马里人

在索马里,最重要的交通工具除了骆驼就是双腿,为了找水和放牧,常常要走很远的路,想在天黑前赶回家,就得奔跑着来回,天长日久,每个人都擅长奔跑。不知跑了多久,华莉丝没有再听到父亲的声音, 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,回头看看来时的路,延伸着一行孤独的脚印,她猛然意识到,原来父亲是顺着自己的脚印追踪而来的。为了躲避父亲,华莉丝改变了方向,反正对她来说,哪个方向都一样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摩加迪沙在哪里。经过千辛万苦,华莉丝最终来到了摩加迪沙,找到姨妈,总算摆脱了命运的束缚,最终成为了一代名模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欢迎来到索马里

联合国早已颁布了禁止女性割礼的法律,尽管他们为反对女性器官切割奔走呼吁,可是这一野蛮习俗仍在非洲大面积存在。数据显示,全球竟有大约一亿三千万名妇女接受割礼,而且每年以二百万人次增长,直到今天,世界上每天仍有六千名女孩面临割礼,承受着这种算得上是对女性最大暴力的痛苦。为了让更多的人免除遭受割礼之苦,联合国人口基金邀请华莉丝参与他们的反女性割礼运动,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,亲授她为联合国“反对割礼”特别大使,华莉丝成为联合国历史上第一位反割礼大使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安南

华莉丝知道,她的伤害已经造成,再没有办法弥补,为了不再让更多的人经受这种痛苦,她欣然地接受了联合国的邀请,推掉了一切工作,结束了光鲜亮丽的T台时装走秀,全身心地投入到反割礼行动中。华莉丝明知要去推翻这种千年陋习,前途艰辛,却仍然勇往直前,她感谢神赐予她力量,让她有勇气为世界更美好做一份贡献。华莉丝一想到自己被迫割礼后,身心遭受的巨大伤害,她就感觉非常愤怒。她不能埋怨自己的父母,对母亲来说,她只是做着别人对她做过的事,而对于父亲,他虽然没有承受过这种痛苦,但是他知道,如果自己的女儿不接受割礼,就无法进入婚姻市场,他的女儿将嫁不出去!他们也是习俗的牺牲品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华莉丝

在非洲,女人承担着大部分的劳作,她们不但背负着生孩子的责任,还要和男人一样干活。像华莉丝母亲,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,还在沙漠里跋涉,为她活着的一群孩子寻找吃的,等快要生产了,才独自走向大漠深处,在得不到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,一个人生下孩子,能活着回来就是她的幸运。如果两腿间真的是肮脏的,上天不会让女性拥有它,上天赐予的就是每个人该拥有的。从小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华莉丝,没想到自己肩负着这样的重任,有一天会成为“反割礼大使”,为天下女人的幸福而努力。神赋予她如此神圣的任务,她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在某一天,能听到有人奔走相告:“索马里女性割礼被立法禁止,然后更多的国家能够立法禁止,直到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国家存在这种残害妇女的陋习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索马里地图

失败者总会有太多的借口,而成功者却始终在寻找机会,哪怕在别人眼中都不是机会。对于不安于命运安排的人,也能在微妙的机会中找到改变命运的契机。华莉丝·迪里的经历是一个很好的底层女性逆袭典范,我们在作者细腻优美的文字中可以找到希望和动力。

非洲女权斗士、世界名模华莉丝: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

泰戈尔

泰戈尔说: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”。华莉丝,面对岁月的摧残,把痛苦化成力量,最后破茧成蝶,成为勇敢的“非洲女权斗士”,化身为非洲女性的天使。弱者信命,强者改命,就看你愿不愿意向苦难的命运挑战。只要你愿意改变自己,并且付出努力,那么成功就已经开始向你招手了。(彭忠富/整理;参考文献《非洲之花》)

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