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

丨作者:村姑陈

《1》

乔峰的身份,有两个。

一个是丐帮前帮主。一个是契丹的南院大王。

这两个身份,他都是坐实了的。是确确实实做过的,当过的,并且有所作为的,有影响力的,在江湖上有史笔记载的,推卸不掉的。

他还有一个“身份”,是杀害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凶手。

这是马夫人康敏栽赃给他的。纯属诬陷。

马大元虽然跟乔峰私交不怎么好,两个人不怎么投机对路,连喝酒也喝不以一块儿去,但乔峰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。

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,不是乔大侠的风格。

但是,马夫人的嫁祸水平很高,心思缜密,手段一流,让乔峰平白背上了这个大黑锅,很久都没有得到洗刷。

直到少林寺一战,丐帮清理全冠清的时候,乔峰的这个冤屈,才得以澄清,给他平了反。

只是彼时,阿朱已去,这个冤与不冤,于乔峰而言,已经没那么重要了。

做不成宋人,契丹人又怀疑他,深爱的阿朱香消玉殒,一个中年男人不仅没有了事业,还没有了家庭。

于乔峰这样顶天立地的英雄汉来说,活着,只能是虚度光阴。

不如拼了性命,换两国百姓数十年安宁。

既然,塞上牛羊空许约。

那么,只能是虽千万里,吾往矣。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《2》

老丛水仙,跟乔峰一样,也是一位身负着各种传说,各种谣言的江湖豪杰。

关于老丛水仙的故事,可以讲一匹布那么长。

比如,老丛水仙的树龄,这就是一个极具悬念的概念。

通行的标准是,三十年以下树龄,为普通水仙茶树。

六十年以下树龄,为高丛水仙茶树。

六十年以上树龄,为老丛水仙茶树。

这是个一切刀的年限标准。

然而在实际的销售中,却频繁出现冒充树龄的情况。

十几年二十几年树龄的,可以用高丛水仙的名义在销售。而三十多年四十年的茶树,在自己主人的心目中,便直接攀升到了老丛水仙的年纪。

这种为人虚报树龄的情形,江湖上太多。

以致于现在,人们对老丛水仙的态度,从痴迷,转到了喜欢,最终,归于平淡。

痴迷,是痴迷于老丛水仙的那股丛味,那股岁月沧桑的暗劲,那股老木头老纤维的成熟的迷人的苍老的气息。

当无数次满怀希望最终破灭之后,可能,这痴迷,就会转移到别的茶身上去。

当然还是喜欢的,只是这喜欢,已经平淡了许多,有你当然好,没你,喝别的茶也一样可以。

但是,这种喜欢,也会在遭遇各种的误会,遭遇各种的假老丛之后,生成了伤害应激反应症。

再听到老丛水仙的名字,大脑已经不会再起波澜了。

就像那个失踪多年的初恋情人,跟路人甲,也没甚区别了。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《3》

关于老丛水仙的谣言,最致命的,不是树龄的虚增,而是它的香气。

但凡有点岩茶常识的人都知道,老丛水仙,最迷人的,是它的丛味。

而丛味,就是木质香。

从字面上来理解,这似乎是没有问题的。

但问题就在于,人们只是字面上理解了丛香,却并没有真正地感受过,丛香究竟是哪种气息。

于是,江湖上的“丛味”,便有了各种理解与形容。

有人说,丛味就是木质香,就是一种老木头的气息。

有人说,丛味就是苔藓香,是寄生和攀附在水仙茶树身上的苔藓的气味。

更有人说,丛味就是一种陈味,是陈年老岩茶身上独有的味道。

还有人说.......

为什么丛味会有如此多的版本,小道消息满天飞?

盖因真正的老丛水仙,凤毛麟角,在江湖上名声很大,但能得遇真颜的人,根本没有几个,而大家又都想一睹芳容,于是,便应运而生了诸多的猜测,诸多的想象,诸多的故事。

有故事的茶,才有名气。

大红袍如是,老丛水仙,也如是。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《4》

老丛水仙的木质香,是一种苔藓的味道吗?

当然不是。肯定不是。

为什么有人会认为老丛水仙的木质香,就是一股苔藓味呢?

这是因为,有人去逛了茶山。

有幸去了马头岩,牛栏坑这些正岩山场的人,看到了茶树。

正岩的水仙茶树们,长什么样子呢?它们整齐地排列在三坑两涧的坑底,岩壁上。

由于坑里,涧里,甚至于是岗上这些种植水仙茶树的地区,终于雾气重,空气湿度大,茶树底部的枝干,主干上 ,便攀附上了许多的,绿色的苔藓。

这些苔藓寄生在茶树身上,时间一长,竟然浑然一体,远看,就似茶树穿着一件件绿裙子一样。

这种树干上挂满苔藓的茶树,在别的地区,还真的是极为少见,唯有武夷山的特殊的坑涧地形,才能遇见。

除此之外,太姥山上是极少遇见的,就连热带雨林地区的老班章和易武,茶树身上也并不是遍布这种苔藓,只有少量的茶树,才会披挂上这层绿色的披风。

这些看到身上挂满了苔藓的茶树的人,必然对这种茶树,记忆深刻。

等到他们出来了,喝到了老丛水仙,有人提起,老丛水仙的丛味就是苔藓味的时候,他们的脑子里,接收到苔藓这个指令,便自动放映起前不久在坑涧里看到的身上挂满苔藓的茶树的样子来。

然后,就很神奇地,把那些悬挂在茶树身上的苔藓,当成了老丛水仙丛味的来源——你不是说丛味是苔藓味吗,我果然在水仙茶树上身上看到了苔藓,原来那就是丛味的来源。

自此板上钉钉,你再跟他说丛味是木质味,他也不会再相信了。

毕竟,他亲眼见到茶树身上挂着苔藓,这股苔藓味道,在他脑子里已经印象深刻,再也抵赖不掉了。

那一本正经执著的样子,让你根本无法反驳他的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”。

只能把一万个反驳的依据深深地藏在心目中,话到嘴里,只有五个字:你高兴就好。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《5》

坑涧里茶树身上长着苔藓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但这并非就是苔藓味的由来。

因为身上长着苔藓,茶叶里就应该有苔藓味,这是严重不符合生物学的一种“移花接木”逻辑。

我们做老丛水仙,采摘的是茶树的叶片,并不是采摘茶树上附着的苔藓,既如此,又如何得来苔藓味?

除非采摘的时候,顺手把苔藓一起采下来了,加工制作的时候,把苔藓一并混进了茶叶里。这样,成品茶里才会有苔藓的味道。

否则,茶树叶片里,又如何混得进苔藓味呢?

也许有人要强辞夺理,说:

“苔藓攀附在茶树身上,攀附的时间还不短,攀附的数量还很多,于是,苔藓与茶树,共同生活,同呼吸共命运,心连心.......错,共同呼吸,然后,苔藓就把自己的味道,传递给了茶树。茶树在呼吸作用的时候,就把苔藓的气息吸进去了,所以,老丛水仙茶树,就拥有了苔藓味。”

乍一听还蛮有道理的。

细想,问题就大了。

要说苔藓与茶树共同生长在坑涧里,这点村姑陈相信,也认可。

但共同生活,就可以互相改变对方的基因吗?很难。就算能改,也不能大改,只能改一点点,并且,还要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可以实现。

我和李麻花认识十几年了,从初中就同班,我们俩也没有长成一个样子啊?

城市里生活的人,天天呼吸汽车尾气,那么,是不是城里人吐出来的气体,就是汽车尾气了呢?

那个天天烧烤臭豆腐的人,他呼出来的气息,就是臭豆腐味的吗?

那榴莲树边上的小花小草,也同样是榴莲味的了?

另外,牛栏坑肉桂茶树的枝干上,也挂满了苔藓,那牛栏坑肉桂也是苔藓味道的了?

这逻辑很强盗是不是?

老丛水仙与苔藓同生在一片茶园里,它与苔藓共同呼吸到了同一片空气,也有可能苔藓呼出来的气息,水仙吸入了。

但这吸入的气息,并非就留存在植物细胞里,它是会参与茶叶细胞代谢的,它还会再被呼出来的。这种气味,能留下来的很少很少,几乎忽略不计。

故而,请别再臆想苔藓味道会通过呼吸而进入老丛水仙细胞内了。

这样,只会让人猜测,我们的初中生物,是体育老师教的。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有故事的武夷岩茶谣言,除了大红袍,还有慧苑老丛水仙

《6》

丛味就是丛味。

它是改变不了的、乔木身体里的粗老的纤维的味道。

它不是苔藓这种外来的生物,攀附几个月,就可以生成和改变的。

有性繁殖可以改变茶树的基因,但呼吸作用却不能。

要想凭借想象,想象茶树与苔藓生在一起,就可以改变茶树的基因,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了。

丛味不是臆想出来的,丛味是喝出来的。

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

欢迎关注【小陈茶事】,了解更多白茶,岩茶的知识!

或者手机端点击下方的“了解更多”!

版权声明:本文归小陈茶事村姑陈(cunguchen2018)原创撰写,任何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欢迎茶友们转发至朋友圈。

热点